主页 > V蹭生活 >绘本书房》方形?圆形?不过小小四个角而已! >

绘本书房》方形?圆形?不过小小四个角而已!

2020-07-30
阅读指数:167
绘本书房》方形?圆形?不过小小四个角而已!


谁决定世界的样子?

拖着行李搭公车,发现必须爬三、四阶才能登上车;推婴儿车出门,才注意到骑楼高低落差频繁;骑单车时,才晓得根本没有自行车车道……

碰到这些问题,我禁不住想问:这个世界的样子是谁决定的?根据哪些条件?考量了哪些状况?

很久以前初次到香港,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红绿灯会发出声音。绿灯时发出频率紧凑「的的的」声,随着灯号转换,频率降缓。原先我以为是交通号誌故障,才会有此「噪音」,直到看见一位持白手杖的盲人等待穿越马路,这才恍然大悟——啊,我是「圆形人」!

「圆形人」是什幺?它出自一本很薄的图画书,《Quatre Petits Coins de rien du tout》,是出生于马达加斯加的童书作家杰侯姆•胡里埃(Jérôme Ruillier)的作品。

图像简洁但富内涵的寓言绘本

图画书就像是一块含量丰沛的海绵,因为对象是孩子,所以在陈述複杂的概念时,会以精準简要的方式来表达。然而越是精简的呈现方式,却也越容易被我们快速略过。

在介绍胡里埃之前,我们先来看另一本童书经典。

1959年,美国儿童文学家李欧.李奥尼(Leo Lionni)为了安抚在火车上吵闹的孙子和孙女,随手从杂誌撕下蓝色和黄色两个色块,即兴编织出一则故事。

这个故事后来变成《小蓝和小黄》(Little Blue and Little Yellow)这本书,是用抽象符号图像来讲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故事虽然简单,却寓意深远,不止在通车路途上抚慰了李奥尼的两个小孙子,也成为许多绘本爱好者的成长印记。

这本童书经典,也启发了法国的胡里埃,后来他同样利用色块,拼贴出一则图像简洁,但极富内涵的寓言式图画书,也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Quatre Petits Coins de rien du tout》。

这个书名该怎幺翻译呢?对岸的简体版译为《小方和小圆》。故事的确是由方和圆这两种形状主演的,只是相对于法文书名,显然少了一点力道。

原书名直译的话是:「不过就是小小四个角而已」。那个「不过……而已」的口气,是很令人玩味的关键所在。

在什幺样的状态下,我们会说「不过……而已」呢?请试着造句,揣摩一下说这句话的人的心情,接着回头观察封面上的图像:列在书名旁边的四个小三角形,似乎别有意涵喔。它们是蓝色的,但既不是方形,也不是圆形,它们是哪儿来的?怎幺了呢?

一个「方形」和一群「圆形」是好朋友,大家一起玩得正快乐时,铃声响起,大伙朝一栋大房子跑去。「小圆圆」们一个一个进到房里,唯独「小方方」进不去。

为什幺呢?封面上有线索。

为什幺「小方方」进不去?因为:门-是-圆-的。

门为什幺会设计成圆形的呢?公车为什幺这幺高?骑楼为什幺铺成这样高高低低的?小孩一定要上学吗?艺术作品一定要美吗?(这是2017年法国高中哲学会考的题目之一)……请无限延伸思考。

 回来继续说故事。

「小方方」进不了大房子,怎幺办呢?大家想帮忙,「小方方」也尽力尝试各种方法。

如果你是小圆圆或小方方,你会怎幺做呢?

磨圆尖角,追求团体和谐?

有个擅长说故事的朋友翻读到这里,她抬起头悟道似地小结:「很好,这个小小方形总算学会放下身段,改变自己了。」

为了追求团体的和谐一致,我们常被叮嘱︰要合群,不要做害群之马,要放弃「不符合主流」的想法。当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把突出的尖角磨圆,正式成为「圆圆家族」的一份子之后,大家会宣告:「你,长大、成熟了!」

是这样吗?的确,

小方方想跟圆形朋友在一起,他为了穿过圆形大门,试着把自己拉长、变弯、摺叠……但就是无法如愿。尽了力,但仍无法遂愿。

请问大人们:这时该怎幺做呢?

小圆圆们表态了:「只要你变成圆的,不就解决了?」

方的要怎幺变成圆的?你想起书名了吗?是的,

不过就是四个小小的角罢了,把它们锯下来不就变圆的了?

***

这里,我们先暂停一下,先来介绍作者胡里埃先生。

2016年4月,我在法国东南部阿尔卑斯山区的Grenoble参加「春天阅读节」(Printemps du Livre)活动,住在附近的胡里埃应邀前来分享他的新书《L'Étrange》。

我曾拜读过胡里埃的《有色人种》,喜欢他以蜡笔绘製的朴拙童趣插图,和简单却带着刺痛感的文字,于是兴奋地安排时间,好参加他的见面分享会。




2016年于Grenoble举行的春天阅读节,胡里埃正在签书中(朱静容摄)


 
在游民庇护所「与作者有约」

对环境一知半解的我,来到会场Point d'eau,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处为游民提供热水澡、洗衣与简单热食的庇护所。这场办在游民中心的「与作者有约」读书会,胡里埃便是以《Quatre Petits Coins de rien du tout》拉开序幕。 




摄于Grenoble.Point d'eau,别开生面的一场「与作者有约」(朱静容摄)


胡里埃的作品大多数都聚焦在各种弱势族群的议题,譬如残障朋友、移民、游民、无国籍人士等等。一切起因于他的长女Anouk,她是位智能障碍者。

胡里埃和他太太这对新手父母,迎来第一个爱的结晶后,发现竟然跟自己这幺不一样。夫妻俩费尽心力要Anouk跟上「正常进度」,小女孩尽了最大力气仍不符期待。有一天,Anouk痛苦挫败地哭喊着:「为什幺要我改变?为什幺不是其他人改变?」

多幺如雷击顶的一声吶喊啊!瞧瞧图画中的那把黑色锯子,「不过是小小的四个角而已」,但对当事者而言是何等的痛苦难忍呀。而这个世界,究竟是由谁的标準来制定对与错、正常或不正常的?

胡里埃夫妇俩深爱着Anouk,就像

小圆们想跟「永远不会变成小圆的小方」生活在一起,所以他们想了很久很久……

你想到方法了吗?

「不过是小小的四个角而已」,该改变的应该是那道圆形的门。

尊重「各种人」?服从「多数人」?

维基百科上说:「设计思考(Design Thinking)是一个以人为本的解决问题方法论,透过从人的需求出发,为各种议题寻求创新解决方案,并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然而这里所指的「人」,是指「多数人」?还是「各种人」?占多数的「圆形人」,看得见少数「方形人」的需求吗?胡里埃从女儿Anouk的身上领悟到︰尊重「各种人」,比服从「多数人」更为重要。

胡里埃把具体的角色形象抽掉,化为那些简洁的符号:小方、小圆、圆门、大房子……让我们读到了一则小巧的故事。读者经过诠释后,可衍伸出各种可能︰方形、圆形或许代表不同样貌、体态、种族、文化……的人,「圆形大门」可能象徵某种单一标準,也许影射某些社会制约、潜规则。

故事最后,我们看见那道被锯掉小小四个角的门,只不过小小的四个角而已,却让所有不同的人都得以进到大房子里来。就好像,红绿灯有了声音,马路设了自行车道,高低不同的骑楼加了斜坡,公车改成低底盘……感谢你我如此的不一样,才能让世界变得更为精彩丰富!

【同场加映】

    因为本书的图像形成简单易学,文字清晰口语,许多学校会让孩子们透过拼贴方式重述故事,并将之拍成影片,作为「阅读纪录」呈现方式。

     

    许多说故事人将这本图画书製作成「故事毯」Raconte-tapisTrouble剧场也曾演出过这则故事。

     

    Anouk的母亲,胡里埃的妻子Isabelle Carrier(伊莎贝尔•凯瑞儿)也是知名的插画家,她的第一本图画书《安纳托的小平底锅》(La Petite Casserole d'Anatole)获得2010年法国童书女巫奖最佳图画书奖。

    她画面处理独特,留白的背景缀以淡雅又温暖的色调,乾净俐落的带出特殊儿童的成长主题。2015年改编成动画,欣赏一下预告:

     


作者简介:杰侯姆‧胡里埃(Jérôme Ruillier)
出生于马达加斯加,学艺于史特拉斯堡,但因为更热爱登山而未毕业。现居住于Grenoble,就是为了更接近山。除了绘本图文创作外,自2009年起跨足漫画界,迄今已出版3本漫画《Le Cœur enclume》、《Les Mohamed》和《L'Étrange》,对北非移民、非法偷渡者等议题描绘深刻。

台湾已出版的中文绘本有:

《帽子先生和他的独木舟》,台湾麦克,2001《有色人种》,和英,2005《不准过来》,三之三出版,2010.06 《如果床变成狼》,和平国际文化,2011.06 《小纸箱》,和英,201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