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蹭生活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2020-06-27
阅读指数:847

◎盒子

陈炳勋的《要有光 摄影展》展出了〈有一棵树〉〈天空画布〉〈拥抱〉等系列作品。有趣的是,这些作品与他过去工作範畴完全不同。因为,身为基督徒的他在这些作品里,用的是一种属灵的态度在创作。

在媒体的工作里,陈炳勋的摄影拍的是人、是新闻、是事件。但这些都是摄影者、报导者决定了「拍什幺」、「呈现什幺」。即便是拍摄希拉蕊、马英九、蔡英文、赵耀东等政商名流,或是重大新闻议题事件,也是报导者的意念表达。然而,《要有光 摄影展》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因为,这些拍摄的过程,炳勋不能决定什幺,他只能等在那里,等上帝告诉他。

拍摄态度 谦卑儆醒
他等在哪里呢?

他常去拍的地方,一个是大屯山,一个是坪林的金瓜寮溪。一位陈炳勋的朋友说,有一回,陈炳勋与妻子瑛瑛邀请她去金瓜寮溪走走。出发前,瑛瑛提醒她——到达后,因为要协助陈炳勋拍照,所以没法顾到她,要她自己玩。这个朋友想,有那幺严重?不过是走走兼拍照。但是,到达目的地后,她发现真的是那幺严重。只见陈炳勋整个人完全埋在相机里,一旁的妻子还得帮忙提东提西,哪来力气招呼朋友?

但让这个朋友更讶异的是,这些地方,陈炳勋不都来拍了许多年?为什幺还可以停不下来的拍,彷彿那个地方对他是全新的一般?金瓜寮溪是这样,大屯山上更是这样!而据陈炳勋自己的分享,过去一年多来,单单大屯山就去拍了一百多次!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天空画布(摄影/陈炳勋)

一百多次!想像一下这样的画面——不管是晴天、雨天、颱风天;大白天、大中午、傍晚甚至黑夜里。陈炳勋,这个欧吉桑级的摄影家,总是瞄着观景窗的等在那里。

等在那里!是的,陈炳勋夫妇这几年的拍摄,其实就是用基督徒的谦卑态度等在那里。等待光,等待风,等待云,等待他自己内心被感动……或者说,他们在那里等待他们的神上帝,等待神会让他们看见些什幺。
这不像过去的媒体摄影,在大屯山上、在金瓜寮溪旁,陈炳勋已不能决定呈现什幺,他只能谦卑的、不停的、甚至是要按时的来到大屯山,来到他的「祭坛」前,然后打开相机,儆醒着等待。

不断重来 日日更新
在《要有光 摄影展》筹划期间,陈炳勋曾先后提出一些準备展出的影像。然而,这些起初準备的影像,却有一大半没有挂上南海艺廊的墙面,最后挂上的,竟然是更新的影像。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陈炳勋夫妇还是「按时地」去到他们的「祭坛」拍照,不断地更新作品。

当仔细注目这些作品时,我们会发现——只有内心谦卑、不断儆醒,才能有机会看到那样的瞬间。因为,只有谦卑,才可能风雨无阻地等在山上、等在溪边。而谦卑的不只是陈炳勋一人,他们一家子都谦卑地投入了。

陈炳勋过去的新闻报导摄影,讲究决定的瞬间。很少有机会允许摄影者,回头重来。但是《要有光 摄影展》的作品,却是靠着不断重来而得来的。好比基督徒每天读经祷告、日日更新的态度。我们可以想像不断地回到《圣经》里去读、去体会是个怎样的滋味。但我们很难想像,面对同一棵树、同一个地点的天空,不断地回去拍它又是怎样的景况。

或者这样来看待:大屯山相对于陈炳勋,就犹如《圣经》之于基督徒。藉由不断地回到那里等待、拍摄,陈炳勋才有不断更新的影像。而这不就是我们不断地在《圣经》里重複阅读、默想,得到的更新吗?只是陈炳勋藉着影像的过程表露了这样的态度。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有一棵树(摄影/陈炳勋)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有一棵树(摄影/陈炳勋)


〈创世记〉一章3节,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圣经》里,光是世界开始的第一个动作。地球上,光是生命最基本的养分与开端。光是养分,让万物滋养生长;光是开端,让万物万事被看见、甚至被突显。如果「要有光」代表盼望,「就有光」便是回应。如果「要有光」是神的行动,「就有光」便是无限的开展。

光可以照亮舞台,光更是舞台。而《要有光 摄影展》,便是陈炳勋用相机写就的读经笔记。这是陈炳勋的艺术信仰,更是他的基督信仰。
(作者曾任职财经媒体,现为新天新地音乐艺廊负责人)

在光之前,只有谦卑

拥抱(摄影/陈炳勋)

关于陈炳勋
从小喜爱艺术的陈炳勋进入媒体任职摄影记者后,踏上廿余年影像工作者生涯。记者丰富的阅历开阔了陈炳勋的视野,他曾任《天下》杂誌摄影召集人、《数位时代》月刊副总编辑、《商业周刊》摄影副总监 、《今周刊》摄影顾问。

他擅长以镜头创作新故事,以影像诉说真感动。 1988 年,拍摄《天下》杂誌封面故事〈大企业‧大污染‧大责任〉,获亚洲国际出版大会颁发之「亚洲杂誌最佳摄影运用奖」。2012 年,主编《商业周刊》iPad APP〈铁马壮游〉,荣获第六届数位金鼎奖「最佳人文艺术类电子书」。

DATA
展览期间:2017.3.17(五)-2017.3.26(日)
展览地点:南海艺廊
(台北市重庆南路二段19巷3号2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