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蹭生活 >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年:那些在历史中喟叹的伟大政治承诺 >

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年:那些在历史中喟叹的伟大政治承诺

2020-06-18
阅读指数:830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今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年。

1917年11月7日,俄罗斯十月革命爆发,推翻了二月革命后建立起来的共和政府,由列宁(VladimirLenin)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BolshevikParty),建立了全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接着在十月革命的鼓舞下,在欧洲、亚洲各地以及美国、日本,皆爆发了罢工或人民抗争事件。而为迎接世界革命的时代来临,1919年3月,第三共产国际成立。

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年:那些在历史中喟叹的伟大政治承诺

十月革命的意义,在于它是在马克斯列宁主义指导下获得成功的第一个国家革命,其革命成果,其后又有共产国际加以巩固和对外输出,从此捲起全球的共产主义革命风潮。

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是本体论和方法论的关係。马克思主义诞生于资本主义发达阶段的欧洲,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科学技术和机器生产带来了工业革命,使掌握有生产技术和资本的新兴资产阶级,跃升成为统治阶级,从而迎接来以人权和民主为号召,却掩盖着农民、工人遭受不人道剥削的真相的新时代。马克思(KarlMarx)以其人道主义精神,由历史唯物主义途径寻求人向其自由本质的复归之路,而其结论则为经由工人政党共产党的领导,展开各领域特别是政治领域里的阶级斗争,待到政治夺权掌握国家机器,而由政治改造途径达到社会改造,预期可由生产社会化提高生产效率,使工人不再受制于雇佣关係而丧失自我人格,沦为机器,并以人民提高的自觉进行社会自治,使凭藉暴力而存在的国家和法律一併消亡。

列宁则又针对工业发展落后的俄国和东方各国,提供了实现共产主义革命的方法。他继承了俄国民粹派知识分子投身民间土地革命的精神,发展出职业革命家党和民主集中制的概念,使共产党成为具有严密纪律和反思能力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他又在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中发展出帝国主义理论,为半封建、半殖民、殖民地和受压迫国家人民的真正解放,指出了共产主义世界革命的道路,也就是通过民族自决与民主独立和工农阶级斗争,打破各国封建权贵买办阶级和帝国主义殖民国家的勾结,以实现民族自由、国家民主化和资本社会化,在此同时,也必须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团结,以避免垄断资本向后进国家的流动,也製造出先进国家人民的贫困。所以反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应以全球为範围,共同建立新的自由人和自由民族国家的世界共同体。十月革命在俄罗斯建立了全体劳动者自由的社会主义社会以及各自由民族的自由联盟,进而又有共产国际高举世界革命的旗帜,这对于在门户开放名义下逐渐受到帝国主义瓜分蚕食的中国,以及在日本帝国殖民统治下的台湾人民,以及全球怀抱人道主义理想和革命热情的人们,那是多幺令人嚮往和振奋的希望啊。在列宁的眼中,新生的中华民国就是一个半殖民半封建国家,虽具有主权国家和民主国家的形式,却仍然受帝国主义和封建权贵阶级的宰制,而台湾,无疑的就是日本帝国殖民下的半封建社会。

共产国际对于中国国民革命在思想和行动上皆提供了巨大的贡献。1920年共产国际〈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和〈关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的补充提纲〉,要求东方各国共产党必须帮助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民族解放运动;必须特别援助落后国家中反对地主、反对大土地占有制、反对各种封建主义现象或封建主义残余的农民运动。1923年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关于中国民族解放运动和国民党问题的决议〉,则成为孙中山新三民主义的指导方针,在民族主义强调了在反对外国帝国主义、本国封建主义和军阀制度的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以后,应将民族自决原则体现在由以前的中华帝国各民族组成一个自由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上。民权主义则提出革命民权论。民生主义方面,则建议以国有民族工业进一步发展国家生产力,国家分田,协助农业发展。

共产国际的积极介入,促成了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的第一次合作,成立国民政府;国共第二次合作,则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毛泽东与其领导的共产党,在抗战期间成为中国进步思想的象徵。1938年毛泽东〈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认为抗战将是一场持久战,所以共产党愿意拥护国共合作,并且希望国民党扩大与巩固其组织,实行党内民主化,使其本身变为革命的民族联盟,而对外,则主张建立中国与日本兵民及朝鲜、台湾等被压迫民族的反侵略统一战线,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而关于未来新中国的蓝图,共产党主张建立三民主义共和国,对国内各民族给予平等权利,而使其在自愿原则下互相团结,建立统一的政府。1940年〈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新民主主义的文化〉演讲中,毛泽东将中国革命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要建立以中国无产阶级为首领的中国各个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新民主主义的社会,再以此为基础发展至第二阶段,以建立中国社会主义的社会。在新民主主义,无产阶级要和资产阶级政党建立反帝国主义和反官僚军阀政府的统一战线,推动「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与「节制资本」等民生主义政策。1945年毛泽东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主张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并主张中国境内各民族,应根据自愿与民主的原则,组织中华民主共和国联邦。

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年:那些在历史中喟叹的伟大政治承诺

抗战胜利后,台湾光复,中国展开和平建国,并一跃为联合国世界五强之一,然而国民政府的统治失败,却在台湾酿成二二八起义。二二八镇压后,许多台湾人投入共产党地下党。为的是相信共产党对于〈新阶段论〉、〈新民主主义〉、〈论联合政府〉以及《三民主义》这一系列将作为被压迫民族的台湾和新民主主义新中国的命运拴在一起的国家愿景。1950到1980年代,国民党在台湾实施白色恐怖统治,直到现在,台湾的独立或统一于中国,及其和人民民主以及社会分配正义的关係,我们才能在中国帝国主义和国共第三次合作的阴影下,开始能够自主和冷静地思考。共产党则在中国大陆实施反右派斗争,其后则实施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根本放弃了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的提出,是对于共产主义彻底反思的机会,可惜关于其内涵的讨论,在1989年镇压六四民主运动之后,已经失去了契机。

共产主义的悲剧,在于民主集中制领导,以及共产党建国后以国有化名义垄断了国家所有资源,使共产党丧失了反省和进步的能力,也因为集权而贪婪腐化。俄罗斯和中国的共产党,最后都被自身的民族主义绑架,成为新型的帝国主义,压迫着境内各个少数民族,所谓根据自愿与民主原则组织的民主共和国联邦,从未实现。国有化造就了权贵官僚资本主义,「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被邓小平赋予正当性,乃任令共产党官剥削侵占着人民群众的劳动成果,而其社会主义民主,更是徒具形式,虚有其表,始终坚持一党专政,反对自由选举,现在连共产党内部都不准妄议中央。对于权力被以人民或公共的名义,为少数领导篡夺的警觉不足,在集中的纪律要求下无力制止领导者的人性沉沦,正是共产主义的最大漏洞和败笔。

列宁的铜像早就从莫斯科红场移开了。关于十月革命100年,那些伟大的政治承诺,我们只能在历史中喟叹,只求遗忘,深怕记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