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蹭生活 >不要让「担心」变成爱的负担 >

不要让「担心」变成爱的负担

2020-06-14
阅读指数:717

因为写过几篇关于家庭和心理、创伤之类的文章,有时候朋友会和我分享他们的家庭状况,加上一些读者的回馈,我发现有相同困难的家庭似乎比预想的还多。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家庭,当然我家也有本难念的经。年轻时,有次我在做非正式谘商时,对方说了一句话让当时的我有些受伤,他说:「妳的父母并没有不爱妳呀!」

是的,大部分困于亲情的人,并不是不被爱的,往后数年,每每听到别人的处境时,都想着:到底为什幺我们如此渴望被爱、也尝试积极去爱,爱情却如此折磨人,反而令我们更空虚呢?

我们之所以「觉得」自己需要爱,或许是我们把人生对美好感受的期待,都投射进了这个字眼里。我们想像中的爱,是充满喜乐的、正向的、舒适的。不论是家人或恋人、知己,只要是存在着「爱」这个感情的关係,我们多半期许对方能成为自己陪伴与支持的力量,这种陪伴以具体行动来表示,则包括适时与充分的倾听、安慰,甚或行为上的出力,基本原则是不违反我们的意愿。也就是说,我们总期待着爱能给予我们的是没有压力、符合需求且不违背我们价值观(他人不能强加价值于我们)的行为/心理上的协助。

但我们自己的付出方式呢?很弔诡地却和这些期待有所落差。

家庭互动上,如果你在外头仔细留意家庭出游的状况,你会发现父母对小孩的言行,经常是出于担忧的管制,比如:「不可以坐地上,地上髒髒(会生病)」、「不可以乱跑,会跌倒/走丢」、「你会不会冷(其实是说的人自己觉得对方会冷)」。东方人的嘘寒问暖,充满着浓浓的担心。这些担心,从吃什幺、穿什幺、怎幺走、怎幺坐;到几点出门、几点回家、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做什幺工作、赚多少钱、交什幺朋友、嫁/娶谁,妳想得到的生活细节,都可以是他人担心的理由。那幺我们什幺时候把决定权交还给本人呢?什幺时候让本人自行作主且承担后果,而不是在他已经过不好的时候,还加一句:「你看吧我不是早说了吗」,搞得他更难过呢?

我曾经看过一种说法,如果测量地球的脉动和人的磁场(或脑波一类的),彼此最相符的频率,是当人散发与感受到爱而安心温暖的时候。姑且不论这个说法有多少根据,爱应该(我们也期待)是一种让人身心舒爽的能量,并且是物种自然而理想的状态。然而「担心」不是,不论担心者或者被担心的那方,在面对与散发「担心」这个情感的时候,都是负面的感受。

当然,我们会因为世上还有人担心我们而感到欣慰,但当亲密的人拿他的担心来对你时,我们通常会涌现什幺感受?我想很多时候是愧疚感、责任感和压力,甚至常常得为了对别人的担心交代,而放弃某些选择。这样的爱,会不会其实背离了爱的本质呢?

不要让「担心」变成爱的负担

偶尔我也会看一下情侣间感情问题的讨论,很多时候情侣口角,也是出于某一方将自己的价值观,以爱为包装,用担心的形式表现,造成另一方莫大的压力。如果说爱是一种让人舒适的正能量,我们是不是应该反过来重新思考,一个原本应该亲密的关係之所以变得紧绷、令人受伤、有成员长期感到缺爱,或许不见得是我们的「爱不够」,而是我们用了错误方式,才让自己眼中的爱,变成对方的伤害?

在我十几、二十岁时,透过网路交友最常用也最常碰到的增进感情的方式,就是每天都问对方今天发生什幺事、有什幺不如意,然后以安慰、拍拍热切地表示着关爱。现在想想,这有点办家家酒的意味,我们模拟家人对我们关爱的方式对待别人,以负面体验作粮食,表现出一种「我真的很关心你」的态度。实际上网友间并不如家人这幺有爱,只要电脑一关,对方也就只是个陌生人罢了。但我们却非常熟悉这样的行为操作,而且几乎可以确定这种表现关爱的方式,是整个族群文化的集体意识。

你不需要解释,只要这幺做,对方就会确实接收到「这个人想跟我混熟」的概念;另一方面,我们或多或少也知道这种帐面上的热情,背后的真心总是要打个折。因此不会有人在网友失蹤之后,真的去追究对方为什幺没有当初表现的那幺爱自己,当网友说要在30岁娶你之后,你不会在30岁时,要他给个交代。

有趣的是,当你知道彼此间并不存在真正的爱时,「担心」反而是一种示好,也不至于有压力。因为你知道自己遵不遵守、解不解除他的「担心」并不重要,对方其实也不在意。可是当担心发生在与你有爱的连结、真正亲密的关係中时,它就容易成为一种指责,指责当然是对感情的负增强作用。

我的意思不是要大家别再去担心你的亲人朋友,担心当然是爱的一部分,但我们过去却给了它太大的比重,甚至几乎让它成为爱的唯一表现。当我们习惯用担心去表达爱的同时,渐渐地就会养成多虑的习惯,相信你我都同意,多虑其实不是个好习惯。

人的大脑是这样的,某一个区块你经常使用它,它就会异常地发达,而那些少用的功能则会萎缩,最后你经常使用的部分会侵吞到没在使用的神经元,你可以想成它原本的功能不再,却被隔壁借用了过去。所以你会发现,焦虑的人愈形焦虑,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为什幺妈妈总有担不完的心?这都是因为「太习惯这幺做」所致。而且「担心」很容易让当事人把责任推到你身上,产生「都是因为你,我只好这幺做」的想法,弱化他自我判断与负责的能力(妈宝就是这幺来的);反之,当一个人得承担自己行为的所有后果,一方面又拥有「有人会支持我的选择」的安心感时,他也会对他的选择更加谨慎且有信心。

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应该更均衡地使用大脑功能,多开发其他能带来正能量的爱的方式呢?比如倾听、陪伴、不批判、支持、引导、协助、信赖之类,不论是对我们自己的情绪、个性和关係维运,都会是很好的选择。当关係开始倾听,而不是一个劲地以自己的立场思考对方(担心),了解才会真正发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