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迈生活 >把财务纳入思考 >

把财务纳入思考

2020-07-11
阅读指数:445
把财务纳入思考

财务是经营的核心,设计人创业该如何收支平衡进而长期经营?《Shopping Design》第9场设计小聚由设计专业人才思考财务的自我管理,邀请台湾设计师週的总召集人廖军豪,谈谈如何将零预算的展览做大;米力生活杂货舖的Rick公开自己的26条财务準则,精準分析实践梦想的计划;在路上的行销顾问周均朗分享观察设计师与市场间的效应,创造满分品牌;o'rip生活旅人的苏素敏诉说如何发行免费刊物还能持续坚持理念;发明举牌小人生产器的niboiha李翰,藉由会心一笑的创作与消费者情感交流。五位讲师无私分享一路摸索的经验,透过探讨不同角度,加入理性的财务思考,提供给设计师一套自我生存之道。

台湾设计师週/廖军豪

把理念初衷扎实做好,本身价值自然会提高,就有机会使用相对较低的成本达到最高效益。

台湾设计师週着重解决问题和满足需求的创意本质,不是把财务当作首要之物。假设为了钱来执行,所要发挥的创意就可能受限,超越财务现实的挑战,我们可以专心思考到底做什幺才是对的。台湾设计师週一开始是个省思的概念,在台湾,设计师假如工作遇到问题或是没有曝光机会,设计案例就如同没有存在过,但国际上的设计师即使不在世,他的思维风格还是影响整个社会或设计产业。

经过重新省思后,我们透过办活动展览帮助设计师认识自己,也让别人认识他,我们希望让台湾专属的思维和设计风格美学可以突显,被大家看见,我们相信思维是会超越产业变迁的。大学课本里的价值是由特色、机能、意义产生,它甚至等于品质跟成本,如果没有成本就得控制价值跟品质。当品质背后代表的意义拉大时,成本虽然不够,但价值会异常的高。

相较于国外成熟的设计师週,台湾设计师週从无成本起步,虽然没有资源,但唯一不变的是在「分享」的概念里围绕发散,设计师彼此对话、交流思维,几个企业设计团队各自出点钱,大家一起分享资源、创造平台,串联设计师、民众、产业和城市。很多的成本是无法计算的,都是由许多好心人和伙伴协助合作,出钱出力去经营不同分项。

我们透过坚持核心理念,号召工作团队,从第一次的诚品到四四南村,延伸至第七届的争豔馆,大家对理念有共鸣,活动资源和效益就能无限扩散。

把财务纳入思考

廖军豪

台湾设计师週总召集人,2007年起参与统筹团队,2009年起担任总召集人职务。他们策划台湾规模最大、由民间发起的设计展览,分享7年来如何评估效益、管理成本,让台湾设计师週第8年的活动持续进行。

 米力生活杂货舖/Rick

网路的交易价值在于信任,如果消费者不信任你,就不会跟你买,一旦信任后你的生意会非常长久。

创业应该先了解金钱流向,从初期筹备资金、无法回收的300~500万装潢费用、交还政府的17%税务到占总营收15%的人事费用,还有房租或进货成本等。此外,如果不愿投资一定的时间来累积工作强度,做的也不是你真正喜欢的事情,要想持续下去很难。由「本人」亲力亲为,边做边决策,掌控整个事业经营,展现才艺「本事」,搭配可以认真投入的「本业」,最好还能拥有自己的「本钱」,少去借贷的压力,这才是最佳状
态。

有调查显示,一年有六万家业者开业,但是十年后仅存不到10%。创业如同革命,坂本龙马说,「没有财政独立,就没有思考行政独立。」适切评估与规划财务才是成功之道。经营的核心价值就是投入你会的才艺,不仅省下一笔费用,也较能传达我们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搭配意想不到的想法创造独特性,以独一无二的想法开创无可取代的事业,让这些东西无法也千万不要複製,因为複製后的产品力量容易分散。

高杉晋作的遗言是,「让这个无趣的世界变得有趣一点」,其实创业也是这样,花了所有的时间金钱,如果连自己都觉得不好玩,那还是回去上班好了。

把财务纳入思考

Rick

Rick与插画家太太米力共同经营杂货舖「温事」,引进日本职人手作道具、经营网路商店,与相同理念品牌共好创作。对于如何全心专注于喜欢的事物、感受消费者的互动回馈,一步一步有计划的实践梦想,有务实且细腻的逻辑。

在路上行销顾问/周均朗

品牌要长期经营,应该「厚积而薄发」,按部就班。我很害怕一炮而红,因为急躁是危机的开始。

财务如同一个人的心脏,如果心死生命就停摆。公司出了问题但心仍然跳动,公司还是可以延续。公司这个有机体需要长期经营,思考必须超越产品层面,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市场定位,消费者才会付钱购买,由消费者看的角度才是所谓的品牌。

孙子兵法说「其下攻城」是在警惕我们不要在一开始强推猛打,好像马上要别人知道自己的品牌,消耗很多能量,忽略掉要让消费者「从认识到认同」的过程。不是硬要极力推销,而是要让人有所感受,在产生信任后消费者才会购买,而产品最重要的核心脱离不了实用和耐用,再来才是创造需求,改变生活。品牌的梦要高、视角要宽、内容品质要深。

行销的执行是点线面,但思考必须面线点,先把大局拟定后,便可自然地进行每一步,因为你知道你想要什幺局面,就不会人云亦云。创业一定要用心不用力,用心观察环境、了解通路优劣,就像建运河,渠道弄好后有水进来才叫做完成,先把通路开好,才不会有品牌识别度却没有通路影响力。品牌是会被认知的,因此进入正确的通路,建构品牌的价格价值带,将50分的产品和50分的行销结合,才会创造100分的品牌。

把财务纳入思考 周均朗

与默默文创共同推行设计经纪的行销伙伴,提供新一代设计师与艺术创作者经纪服务,以经营设计师出发,量身订作品牌行销策略,让创意在商业舞台发光,增加艺术授权与异业结盟,扩大市场效应并累积设计师品牌能量。

o'rip生活旅人/苏素敏

我们资金有限,不借贷也不接受创投投资,因为我们不晓得如何评估「人」的价值。

o'rip的期待背后都有个共同理念,就是希望花莲被看见。我希望这本杂誌是属于花莲的杂誌,让外地人更认识花莲、本地人更了解自己的土地,唯有如此内心才能产生骄傲,更能清楚知道面对议题时赞成或反对的背后原因。因此我们策划o'rip漫走,设计行程透过行销带入人潮,留下年轻人接待解说,让他们留在自己的家乡。

我们以成本价组成亲友试走团,请参与的人给予接待者和整体行程意见回馈,维持路线品质。活动在初有利润时,我们就想打折或送礼,结果却面临出团人数不足而赔钱的状况,这让我们学到了「确保生存之后再回馈」的经验。

o'rip也和当地工艺家合作,从一开始全额承担设计费的协助完成,到最后改为从中媒合的陪伴完成。我们陪工艺家找厂商、讨论包装设计,但最终请工艺家自行下订单,成本全部反映在售价上,让他们在过程中减轻不少财务负担。商品寄售分为年轻创作者的三七抽成与成熟创作者的四六抽成,看起来好像不公平,但这四成的获利包括要与在外面的3个寄卖点再二二分帐,我们希望工艺家可以专心创作,让o'rip成为他们沟通盘点、结账和寄货的单一窗口。

我们从去年开始规画了工艺专区,集中销售分散的商品,彰显o'rip支持在地工艺的理念,同时增加寄售点的营业额。我们一路走来都是靠着最初的100万资金在营运,每次没有钱时就想办法创新选择,碰到困难时回头问自己「当初做这件事情的初衷」是什幺?熬过后就会发现梦想这条路虽然有点弯,但很美。

把财务纳入思考

苏素敏

一群喜爱花莲又爱玩的家伙们聚在一起,玩出一本《o'rip》双月刊,除定期出刊和出书,还开了「o'rip有礼」gift shop,成为花莲工艺家的平台,现在更每月安排「o'rip漫走」,带大家走入花莲。o'rip分享这几年摸索学来的实际经验,免费刊物如何得以持续理念、礼物店如何谈寄卖或买断的合作模式,自製商品与销售期限的成本关係。

hanlbol/李翰

创业就是把事情分工,把事情一点一点的完成,最重要的是要记帐,把帐记好,很多财务的事情都可以解决。

我自己开公司、做执行,每天都要面对excel,过程虽然很繁琐,不过大家只要在创业之前懂得记帐就好,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但能在创业初期做到很细的人很少。创业其实需要分工,说到分工就想到台湾的教育,从小我们就被教导什幺都要会,才能考到全班前几名,但创业并非如此。

创业像是分工考试,但台湾人好像不懂,于是很多小公司在发展品牌时,往往出现样样都有做,却样样不到位的状况。当我发现记帐、签约、出货这些事情做起来很繁杂,会让我自己有压力的时候,我就决定多请一个
人,有系统的管理公司行政业务,好让我能专心创作。

像前阵子我发表的举牌小人,原本只是个插画,那时候我四处在寻找懂程式设计的人,后来遇到啧啧集资网站的负责人,他们公司有位很厉害的天才女工程师,她只花了两个半小时就写出举牌小人生产器,同时也丢了很多idea给我,生产器才终于上线运作,让更多人认识了举牌小人。

再来就是放大自我特色,我觉得这是一种行销方式,就是做你擅长的事情。我喜欢跟大家分享事情,举牌小人也因为这样的念头越来越红。我用小人排了游行标语,朋友觉得很可爱,就要我帮他排一张,结果在口耳相传之下很快收到了很多邀约,于是在我手动画了500多张后就製作了生产器。

其实只要观念相同,换成用其他角色来举牌应该也会很受欢迎,跟画画的牵扯不大,我们只是把分享的观念发扬光大,最后製作生产器,散播了这个成功的idea。

把财务纳入思考

李翰

李翰以学生时代的暱称「haniboi」成立个人品牌,以自己爱做梦与喜欢逗人开心的个性为本,提醒自己维持快乐与幽默,藉由会心一笑的创作达到与消费者情感交流的目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