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迈生活 >【台东。是家】乌滚工寮筑实‧纵谷木艺TripMo >

【台东。是家】乌滚工寮筑实‧纵谷木艺TripMo

2020-05-22
阅读指数:454

口述:乌滚(汉名:胡光辉)

「来!坐啊,别站着。」与乌滚见面的那天,他带点沙哑的声音彷彿刚刚睡醒,不拘小节的打扮看起来与部落大叔无异,简便的T恤、短裤以及一口的槟榔,有股莫名的亲切感。

我们共坐在屋檐下,孩子正抱着小狗玩耍,周围堆满了四散的木头、刀具、链锯机、以及未完成的作品。我看着屋外的阳光、树影、村庄小径,想像着乌滚蛰伏在市郊之外的工作画面,鸾山的午后时光缓缓流逝,身旁围绕着蝉鸣鸟叫,如此朴实、自然,有点令人羡慕。

工作室里没有摆放太多作品。「事实上,我不会特别去区分自己该是艺术家或工艺师,头衔对我而言不是重要的。雕刻是我做了一辈子的事,也是一份足以养活家人的工作,代工更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历程,没看到太多作品,是因为许多木雕艺品都是客人订作的。」

布农族老人家总认为艺术餵不饱肚子,反对部落的年轻人走艺术这条路,但也因为那位冲撞旧思维的年轻乌滚,才有现在的乌滚老师。若不是就读公东高工的缘分,他不会认识自己的启蒙师傅;又若非因为退伍后的义无反顾,也不会只身前往有「台湾木雕王国」之称的苗栗三义,扎实学习木匾、神像、庙寺、家具装饰等传统雕刻技术。现在,他告诉我们目前除了苗栗泰安之外,几乎全台湾的部落都有他的作品。

曾经,乌滚生了场大病,更为此戒酒、郁闷到几乎足不出户,那可说是他人生中最低潮的时期。或许是经济上出了点状况,他反覆思考是否要继续坚持木雕这条路,选择回三义寻求帮助,老师傅沉默不多说什幺,只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你回去自己再好好想想。」

那句提醒,让他重新看待木雕对人生的意义。回到部落后,再次拾起木头,反覆、专注地练习曾在三义学习到的一切传统工艺,像是弥勒佛、达摩祖师、关公等庙宇神祉的精细雕刻,凭着好技术,接到来自各地的订单;那时乌滚才认清原来戒酒后,生命里需要努力的事还有这幺多,开始用自己的力量让家人相信,从事木雕也能好好生活着。

不喜欢被外在贴上标籤的乌滚,有自己的一套作风,他笑说:「布农族的人,主观自我意识真的特别强烈。」现在生活压力减轻了,只想尽可能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无论是回馈社区,或艺术创作都是。他在山上闢建一处腹地广阔的「乌滚工寮」,圈养放山鸡、山猪、邀请社区老人家来表演活动、以及与游客互动等,营造一个欢乐的环境,想让大家更深入的认识布农族文化。

在作品上,则是更勇于说出部落的需求与议题,让艺术品成为引起反思的媒介,也将族群的力量展现在作品里。

部落里的人去了城市,常成为社会主流中的弱势,不管是经济、政策立场、或同侪之间……

「最近忽然想起一段小时候的故事,曾经抱着演员梦,选择读演艺科,班上就只有两位原住民,其余全是汉人。有堂课老师要全班同学轮流练习快速落泪,同学们得一个个上台独演出掉泪的戏码,有位女同学一上台就崩溃大哭,那声音之凄厉足以令全班噤声无语。老师问她怎幺哭得这样惨?她啜泣地说曾在一次放学途中,因回家的小路上路灯昏暗,就这样被一位粗壮的原住民拿刀胁迫性侵……」

「话说到这,全班同学都转过头来,看着我们班唯二的原住民,一个阿美族、一个布农族。那些彷彿带着责备的眼神,难以令人承受。然后我们两个从此就莫名成为校园霸凌的受害者,也是因为这样,我才选择休学回到台东,最近想起这段故事,有感而发创作出《沉默》这件性别议题的作品。」

藉由作品窥视每位艺术家的内心,文化是餵养人格特质的养分,多年来的历程让乌滚感性地看待社会上的价值观,勇于用创作直捣族群历史的枷锁,风格很是强烈。对他而言,生活本身就是艺术,以木头为介质,一笔一刀地刻出生活中的故事,如此而已。

本文同步上传台东製造

作品部落木雕布农族木头原住民三义生活台东艺术老师台东旅游景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