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迈生活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2020-06-29
阅读指数:734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上週日凌晨,台北市的不夜城信义区,发生休假侦查佐薛贞国赴夜店SPARK协调纠纷不成,当街被几十名帮派分子活活打死的惨剧。天龙国的天龙区,上演电影情节般古惑仔杀警命案,震惊全国,同时揭开警纪不彰、恶警与业者暧昧的阴暗面。

辖内的信义分局,1天内就逮到主嫌,27岁的灯具小开曾威豪和女友,因前一晚在SPARK闹事被教训,撂来一堆竹联帮小弟报复。嚣张跋扈的富二代、自以为老大的刑警及酒色财气的夜店,共谱横尸街头无人问、世人冷眼看因果的悲凉。

警罩夜店 休假赶场

台北市信义分局三张犁派出所员警和侦查队员一到场,四、五十个围成好几圈的年轻人立刻鸟兽散,只留下一个人倒卧在血泊中。警察上前一看,这具已当场断气的尸体,不是大哥亦非小弟,而是自己人,三十五岁的信义分局的侦查佐薛贞国。

原该拿下滋事分子的刑警,怎幺反倒命丧黄泉?案发处虽是薛贞国当责区,但他当时正在休假,何以如此尽职赶去「上班」?既是帮派闹事,就有危险性,身为十五年经验的刑警,又为何单枪匹马,毫无装备?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信义分局侦查佐薛贞国上週末晚间捲入夜店纠纷,枉送性命。

原来,这背后竟是一齣白道罩业者,遭黑道反噬的悲剧。时间回到十四日凌晨,ATT4FUN七楼的夜店SPARK,人潮一波波涌入,美酒一杯杯端出,辣妹扭腰摆臀,乐曲震天价响。一片寻欢气氛中,一股剑拔弩张的杀气却悄悄升起。

七、八十个分属二阵营的年轻人,在一楼电梯口谈判。靠票口的二、三十人,是代表SPARK围事的竹联帮忠堂,与其对峙的五十余人,则是由富少曾威豪call来砸场的竹联帮和堂宝和会外围小弟。

前晚龃龉 竹联内鬨

因为十二日晚间,曾威豪与女友刘芯彤,就曾到SPARK消费,二人原与其他友人坐在包厢,几杯黄酒下肚,大伙越来越high,刘女竟跑到其他酒客的包厢闹场。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主嫌曾威豪与女友刘芯彤交往一年多,现在因喝酒纠纷捲入杀警事件。

负责安管的竹联帮忠堂人员前往制止,并希望二人离开,曾男见对方只有一人,藉着酒意呛声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叫我走就走,我算什幺!」曾男的嚣张激怒安管,便招来同栋大楼其他夜店安管人员支援,十几人将曾男一行人控制住后,由四、五人负责将曾男架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几名安管人员一人给了曾男一拳,再将他们赶出店外。

而这天,曾威豪是专程来讨回面子的。双方人马叫嚣、互骂,僵持许久,有人开始打圆场:「大家都是同公司(竹联帮)的,误会说一说就好。」这时,突然一名中年人闯入,一手推开忠堂围事的人,一脚就踹向对面的和堂宝和会的人说:「恁北是这里的警察,来乱啥小?」

这名中年男子就是薛贞国,当天他休假,但因和同事约好,要在SPARK同栋大楼的另家夜店Club Myst帮郑姓小队长庆生,他在附近的夜店LAVA与其他友人饮餐叙后,赶赴生日趴时,碰上曾刘这对夺命情侣。

但不肖囝仔哪管谁是谁,见这个不是「同公司」的第三者态度很大尾,久憋的怨气终于找到出口,粗口马上激化成动手。

撂人寻仇 寡不敌众

在双方人马都向前推挤下,薛贞国成了一根孤单插在人群中的针。只听到曾威豪女友刘芯彤在人群外,不断喊:「就是他。」十几支棍棒,不断往男子头上招呼,前后不到三十秒,他从哀嚎、呻吟,到气若游丝,终至这一根丝,也消失无蹤。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案发后,还是有许多年轻男女对地上血迹不以为意,準备进入夜店狂欢。

薛贞国万万想不到,这家开了十年的夜店,先前发生过李宗瑞迷姦十多名少女案,也闹过扬昇高尔夫球场少东许浚伟,被竹联帮雷堂分子殴成重伤案,这幺多大事他都一一挺过来了,却过不了小鬼这关。

本刊调查,薛贞国人称「阿国」,最早被分发到内湖分局服务,二○○六年调至信义分局,担任负责巡逻的警备队队员。当时,局内一名二线四星的石姓长官很赏识他,把他借调至侦查队,还将有多家夜店聚集的辖区交给他。

「一般老警察都不希望自己的辖区有夜店,因为夜店难有规费可收,加上吵得要命,三天两头就要应付检举去排临检,但信义区夜店是例外。」一名在北市服务多年的老员警透露,信义区多豪宅,常有明星出没,夜店门票千元起跳,想要有张小独脚桌,则需万元,VIP包厢更动辄十余万元,业者一个月获利千万元,并非难事。

便衣坐镇 乔事维安

其他地区夜店出事都会打一一○由制服员警处理,但信义区夜店客人多是贵气逼人的富二代,若制服警察上门,生意也别做了。聪明的业者发现,便衣,也就是刑警,是更好的选择。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门外发生了命案,但SPARK场内的人却仍跟着音乐舞动,彷彿人命不值钱似的。

「一开始,业者都靠请刑警喝酒拉关係,他们只要光临,生意再好,都一定有位子,桌上还会摆洋酒免费招待。当一般客人只能手拿啤酒人挤人时,辣妹见到有空位跟洋酒,自己就会投怀送抱,对刑警而言,夜店比酒店好玩得多。」

当业者和刑警彼此信任后,老闆接着会介绍店内有钱的少爷、千金给警察认识,这些富二代,父母不是身价百亿元的大老闆,就是所谓的党国大老。警察该有的风骨,也慢慢地在女色、权势中鏽蚀。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曾嫌是知名灯具公司有昌实业的小开,该公司不久前才进驻图中的高科技大楼。

警界人士说,石姓警官从担任队长开始,就不避讳与业者往来,而且自己很爱上夜店,私下被同事戏称为夜店CEO。除了阿国,同分局内还有李姓、郑姓二名员警及一名廖姓小队长,都是他的麻吉。

黑白杂处 长官纵容

受长官影响,薛贞国也把跟夜店业者交好视为常态,SPARK主事者一直把他奉为上宾。「只要是熟客,都认得阿国那群人,虽然不见得知道他们是警察,但知道他们很够力,常帮老闆处理事情,夜店安管见到他们都毕恭毕敬。」常在SPARK出没的舞客阿琳说。

后来,石姓警官因为介入竹联帮插旗SPARK一事,遭敌对的帮派分子录下其上酒店画面,而遭惩处,调离信义分局后,目前还在警界。

但已遭腐化的阿国等人,继续泡在夜店中,帮业者乔事情,其中有人还毫不避讳,将夜店把到的女友带到办公室炫耀。也有警察在外面真的当起大哥,组了一个小帮派「庄敬会」,要帮众替自己跑腿买消夜。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刘女落网后神情落寞,狼狈模样与脸书上的照片判若两人。

因为这些关係,薛贞国许多事情都没有依法处理。儘管SPARK多次出事,但在信义分局的临检纪录中却不曾有过重大治安疑虑,也未曾查获过任何毒品。二个月前,竹联帮二个堂口将近百人,就曾在薛倒地不起的地方谈判,但是由他负责的纪录报告还是一片空白。一位跟薛贞国熟识的同事说:「是长官纵容害死了他。」

这几年,薛贞国多次被民众检举与夜店业者、帮派分子交往过密,但分局长官都以查案为由应付。前年,十七岁的施姓少年在SPARK与安管发生冲突,施母出面指控,薛贞国不但代表业者出面和她谈判,甚至还对她说:「店内围事的是我小弟,他们不可能会打人。」薛贞国虽因此案被记过、短暂调到派出所,但没多久又重回原职。

情侣恶煞 案后开趴

本刊调查,台北市信义区的治安根本就不像分局纪录显示的那幺太平,原本就有众多帮派分子出入的夜店,近年为了抢围事权,更是三天两头发生冲突。

夜店杀警案遭起底 黑白两道竟相通?

刘女在脸书上自称是大学生,但学校却说目前无此人在校就读。

一名前竹联帮堂主说:「信义区的地盘,原本以竹联帮忠堂为主,但近二年因经济不景气,中山区不少酒店倒闭,其他堂口也将目标瞄準信义区夜店。」

SPARK因常有刑警在店内喝酒,大哥不会选在这里闹事,平时只有一位兼职安管在店内,偶尔栋来「服务」。

正因SPARK地盘黑白混杂,事情才会闹到一发不可收拾。警方调查,鼓动帮派分子打死薛贞国的曾威豪及刘芯彤,犯案后竟然是四处找汽车旅馆开趴,从新北市的三重到芦洲,最后投宿于新庄地区的汽车旅馆,直到隔日看新闻才跟家人联络,曾男的家属赶忙带着律师至汽车旅馆,讨论完后才前往警局投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