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迈生活 >【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 >

【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

2020-06-13
阅读指数:508
【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病不绝望】不被肌肉萎缩症击垮化工硕士韩庆忠求一个工作平台

(新山讯)尽管求学路途面对许多挑战,韩庆忠不曾放弃自己,抱持积极和乐观心态,从大学先修班不断努力,考取佳绩进入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在学术浓郁的校园生活,把握时机,实现学习领域梦想。

韩庆忠自认个性执着,一旦认定目标便会全力以赴,不因自身的逆境一味去怨天尤人,在挫折中不失望灰心,反而更用心学习,用实际成就换得他人的尊重。

今年7月开始,韩庆忠经投履历寻求在教育界找工作,至今尚无正面回应,令他不禁感触良多,认为人人平等的社会,因为自己患病情况,在求职路上频频碰壁,得不到民间企业或学府接纳。

韩庆忠指出,民众对肌肉萎缩患者的认知不强,虽然面对身体残缺,他觉得这不意味着工作能力会比其他人差劲,只要社会愿意给予机会,他相信工作表现更良好。

“我会尽最大能力和心志做好工作,求学困境没有被打倒,现在需要的仅仅是生活的平台。”

活着就有希望,但不是被同情或怜悯,身障者所需的生存机会,正是政府要保障弱势的生存权与工作权,这是韩庆忠内心的理念。

日子还是要继续,过去勤奋读书,满腹学识,韩庆忠期待展现自信的空间,让他能够靠自己的能力就业,活得更有价值、更有尊严。

13岁发现 异常症状

小时候的韩庆忠蹦蹦跳跳,读书成绩优秀,谁也未料到他的身体健康在13岁的时候逐渐出现异常症状。

当时韩庆忠上下楼梯深感辛苦乏力,行动缓慢,尤其是搭乘校车和巴士,别人轻而易举跳上梯级,对他来说却是困难重重的举动。

“那个时候没有思考太多,加上不明白肌肉萎缩病症,不曾想到身体生病了,自然不去多加关注。”

韩庆忠依旧每天上学、放学,中一至中五时期,他还能行走或做些简单行动。渐渐地,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听使唤,从巴士车站下车,必须走过一座天桥和斜坡才抵达学校,短短的路程,他经常是最后一个见到身影。

“等候巴士时,如果梯级太高,我就无法走上巴士,要等下一趟班车,看看是否有梯级不高的巴士。往往一起等车的同学们都走完了,我还在巴士站等车。”

看了中医、接受针炙,依旧没有起色,直到有一次学校开週会,韩庆忠坐在地上站不起来,双腿无力,始发觉严重性。

“考完大马教育文凭后,我到政府医院诊治,经验血医生怀疑与肌肉萎缩病徵相似,随后再动手术抽取肌肉样本检验,最终证实我患上此疾病。”

确诊的同时,韩庆忠正就读中六班,遇上令人沮丧的事情,他的求生意志不会比健康人逊色,而他的求学欲望和精神意志更令人佩服。

手机成为 呼救工具

在工大6年求学生涯,韩庆忠的手机必须随身携带,万一不慎跌倒,手机成为唯一呼救工具。

“同学和老师都很照顾我,不过,还是经历严重的摔跤,结果把牙齿跌断,整个人躺在地上无法爬不起来,幸好手机在身边,同学接到电话马上赶来帮忙。”

甫进入大学前两年,韩庆忠接受的最大挑战,莫过于对新环境的摸索。

庆幸校方为了迁就他的学习便利,先到家中进行探讨了解需要,再把他修读科系的课室,尽量安排在教学大楼底层,课室桌椅和宿舍床位特别设计叠高起来,方便他移动。

一旦有需求,学长或同学必定安排车子载送他往来不同的教学楼,家人的支持援助、老师同学的关怀和鼓励,让韩庆忠克服不少求学生活问题。

考虑未来 进修硕士

韩庆忠坦言,工大其实是他当初填写大学志愿表的最后一个选择,进入校园后,处处感受温暖和温情,激发他不退缩的奋志力,实现和完成大学学业理想。

唸完学士学位休息了半年,考虑到未来的出路和就业环境,韩庆忠决定进修硕士课程。

“我是考虑到身体问题,很难在化验室工作,于是转投教育系,希望未来能找到出路。”

他说,从生物科技转入化学教育科系,重新学习新知识,起步阶段颇感辛苦,许多不明白的课业需要讲师和同学耐心解释和指导,从而跟上学习进度,顺利考取3.8的平均积分。

兴奋投职 却没下文

肌肉萎缩症状况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差,韩庆忠之前坐着能自行起来,现在需旁人搀扶,目前也无法脱离令他一度抗拒的轮椅。

“刚开始知道患病事实,我也曾封闭自己,不想出门,更不想坐轮椅,后来是同学好友不断鼓励,这才走出生命幽谷。”基督教信仰带给韩庆忠心灵慰藉和支柱,他把不幸患病的经验视为“上帝预备”,让他日后能成为其他人的祝福。

除了星期天到教会崇拜,星期六的小学主日学和团契由他担任导师,偶而也参加教会营会,联系与会友间的情谊。

韩庆忠的手指可灵活应用,多数时候他坐在书桌前的电脑处理和搜索资料,或是阅读各类书刊消磨待业时光。

“若在学校教书,理想的环境是能在固定课室上课,毕竟我的行动能力有所限制,重要的是我会想办法、尽全力把知识传授给学生。”

兴致勃勃的投职,结果换来对方“无声无息、没了下文”,韩庆忠的信心难免遭受打击和动摇。

基于对教书充满热忱,了解到现实和理想差距,他内心始终维持平稳心情,随时抱着希望,也随时做好準备。

“每个人都有权力怀抱梦想,现在我不去考虑未来会如何,如果因此丧志,那就对不起过去一直帮助我的家人、老师、同学、朋友了。”

【Profile】

姓名:韩庆忠

年龄:26岁 

职业:待业中

病症:肌肉萎缩症

感想:社会大众对肌肉萎缩症患者认知不强,面对身体残缺,一些患者可能展现强乎想像的能耐,而他们所需的仅是社会愿意给予机会和接纳。

 

想要有台全自动轮椅,您愿帮他吗?

韩庆忠上有4位姐姐和1位哥哥,他是家中幼子也是唯一的大学生。父母亲韩友和温美枝期盼获热心人士或团体、政党协助,以便庆忠拥有一台全自动轮椅。

61岁的韩友已退休,退休前是一名罗里司机,母亲温美枝则是家庭主妇,一家人住在古来士年纳。

韩友说,他已经向当地马华求助,为庆忠寻找合适的自动轮椅赞助经费,包括轮椅具备升降和锁定位置功能,目前尚在等候回覆。

“庆忠是有目标就会去完成的孩子,他希望能回馈社会,将来有所作为。”

儿子在工大修读硕士期间,每次有课韩友就会载送庆忠到学校,然后到附近的舅舅家等庆忠下课,再回返学校接他。

他说,孩子生病不曾放弃,他和妻子必然给予全力支持,尽为人父母的责任和义务,扶持孩子一步一步走下去。

在家中,韩庆忠把手靠在母亲肩上,小心翼翼缓慢踏出每一脚步;从椅子移动至旁边的睡床,温美枝或丈夫抱着孩子身躯坐到床上,再合力抬着孩子的脚移动到舒适姿态,以便孩子在晚上安眠。

在“无药”医病情况下,韩友夫妇这些年定期载送孩子到政府医院检验,确保病症没有出现恶化趋势。

见到庆忠完成大学之路,韩氏夫妇深感欣慰,未来也尊重孩子的决定,两人的心愿是孩子快乐,提供庆忠一个就业机会,贡献社会。

文/李桂萍.2017.11.2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