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社会 >规训实验室:花轮和一的《在监狱中》 >

规训实验室:花轮和一的《在监狱中》

2020-08-05
阅读指数:259

规训实验室:花轮和一的《在监狱中》 

  花轮和一是日本着名的异色、猎奇漫画家,与丸尾末广齐名,漫画「樱桃小丸子」中,花轮和丸尾的名字正是向这两位漫画家致敬。

  以震撼读者想像的艺术手法独树一格的花轮和一,写实纪录他的两年半狱中生活,产生了漫画作品《在监狱中(刑务所の中)》。

  从小喜欢模型手枪的花轮,1994年被札幌警方发现非法持有改造枪械而遭逮捕。当时正值苏联瓦解,许多苏联士兵将枪械、武器卖给北海道民众。日本政府因此持续宣传禁止收购、持有枪械。也许基于这样的背景,法院希望杀鸡儆猴,所以对花轮判处就非法持有枪械而言相当重的三年徒刑。律师虽然不服,花轮倒是接受了判决服刑。

  出狱后,花轮完成这部作品,并因此获手冢治虫文化奖的提名,得奖呼声也很高,然而花轮以自己犯罪为由谢绝提名。

当生命的期待只剩下食物

  本书给多数人的第一印象,也许是「美味的牢饭」。书中对监狱伙食有完整而细緻的描述,从每日色香味俱全的三餐,到週日电影活动发给的小点心。电影版对此也多有着墨。

  书中处处描绘着受刑人对食物的重视和期待。食慾在监狱生活被特别放大,也是因为,在丧失自由、隐私的监狱中,食物是少数能被满足、(有限)掌握的慾望。

「做了坏事的人,每天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国家这种东西还真是好啊。」

  除了饮食,更值玩味的是作者对监狱安排的受宠若惊和自我贬低的反应。在羁押时期,他认为「虽说是未决囚,但好歹也是罪人,本以为要吃发霉的麵包渣。 三天给一顿就不错了。完全感觉不到法律对加害人的复仇啊,怨念啊什幺的。… 每天都像被真丝柔软的包起来似的」。

  这般感叹令人五味杂陈。拘留所所关押的,无论如何都是受无罪推定保障的被告,原则上不应有任何权利限制。然而,花轮于自己案件尚有争执的阶段,就逆来顺受的认为自己不配受到每日三餐的基本待遇。

  花轮还提到在监狱无须操心生活费、税金、保险等,也是另一种自由。这也是社会大众常忿忿不平之处。其实,大部分的受刑人都必须劳动,而他们实际取得的收入往往十分微薄。花轮两年半的刑期,出狱后取得的额度为仅为五万九千零二十五元日币。

  受刑人对被剥夺的自由认命不抵抗,逐渐习惯,甚至感谢剥夺权力者,是监狱体制中被一步步的规训历程。

规训实验室:花轮和一的《在监狱中》

教化、悔悟功能或管理便宜至上

  监狱生活必须遵守细如牛毛的规矩:囚犯不得任意交换连络方式;分配的食物不能成为交易客体;受刑人每一步的移动,从上厕所到捡橡皮擦,都要经过「报告」才能行动。

  所有规矩的破坏都有可能影响假释,或牵涉到狱中所剩无几的慾望满足,受刑人皆须小心应对。监狱有安全和管理考量,纪律和各种规定在所难免,然而若离监所的教化和社会复归目的过分遥远,忽略对失去自由的受刑人的尊重,正当性就令人怀疑。例如书中提到,监狱中,只有在笔记本上才可以书写。曾有受刑人,因在自己所有的杂誌上玩填字游戏,就被关进禁闭室。

  对于这些烦冗的规定,花轮和其他受刑人大多直觉性的接受,不仅没有争执,甚至不曾思考这些规定的合理性。

  似乎,训练出且方便管理的受刑人,才是监狱的主要目的,而非培养出日后能成功回归社会的独立自主个体。受刑人被引导成大部分的心神都需要花在成为一个更标準、更合格的受刑人,一个更柔软、服从指令的客体,方能换取生存资源。唯一不需费神思考的,就是接下来的行程,因为狱方已决定好一切,无须也不能自主决定。

规训实验室:花轮和一的《在监狱中》

  书中的结尾令人心惊。作者惊觉其逐渐发胖的身体,不禁联想到无忧无虑的猪公,享受着食物和种种被慈悲施捨的待遇,包括休息日中午午睡两小时。「心中像疙瘩一样的东西渗出体外,人变得慵懒,睡多久都不够…然后回想起猪的日子…」

  受刑人最后终将会重返社会。无论监狱管理的考量为何,一旦忽略了对于人的尊重,功能终将失灵。

书籍资讯

《刑务所の中》-青林工芸舎,2000

电影资讯

《刑务所の中 DOING TIME》-崔洋一,200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