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区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2020-07-28
阅读指数:270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自由摄影记者乔洁‧迪奇‧施佩尔(Georgette Dickey Chapelle)是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她一生在个人和职业生涯上对抗性别歧视,成为最早踏入战场前线的女性之一,也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战地摄影师。

  伊拉克战争退伍军人和前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教授约翰‧加拉福洛(John Garafolo)在新书《Dickey Chapelle Under Fire》里透过她所拍摄的精彩照片,探索迪奇‧施佩尔的工作和生活,包括许多曾刊登在《国家地理杂誌》、《生活》(Life)和其他杂誌上的作品。

  加拉福洛教授说:「我很钦佩她认为性别不该变为工作阻碍的想法,她的确是个坚持不懈的典範。」他补充表示,虽然其他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地记者往往在战争结束后转而做些别的事,但施佩尔就像是现代的战地记者,终其一生奔波各地为世人捕捉战场上的真实面貌。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迪奇‧施佩尔的早年经历很难想像她会变成战地记者。1919年,原名乔洁‧露易丝‧迈尔(Georgette Louise Meyer)的她出生于威斯康辛州密尔瓦基北边的郊区。年轻时,她就深深迷上了航空学,十四岁时还在《美国航空杂誌》上投稿了一篇题为「我们为何想飞翔」的文章。一年后,她在高中里聆听海军上将理查‧迪奇‧伯德(Richard Dickey Byrd)的演讲后,备感激励的她于是将名字改成了「迪奇」。十六岁时,她获得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的全额奖学金,这在三O年代对一位年轻女性来说,是件闻所未闻的大事。

  在就读麻省理工学院期间,她写了一篇关于海岸警卫队的文章并把它卖给了现已歇业的报纸《波士顿旅行者》。她越来越着迷于撰写新闻,并经常花时间在海岸警卫队基地和波士顿海军学院寻找故事题材——后果是她因此荒废了学业,两年后离开了大学。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迪奇的父母随后把她送到佛罗里达州与祖父母同住,在这里她开始为当地的飞行表演撰写新闻稿。某次出差到哈瓦那,她亲眼目睹古巴飞行员在航空展上表演不幸失事的画面,她赶紧打了付费电话立刻在《纽约时报》投稿了一篇报导。

  这则即时的报导让她得到环球航空在纽约的一份工作,她在这里遇见了环球航空的摄影师,经常给予她摄影方面指导的东尼‧施佩尔(Tony Chapelle)。两人开始约会并在1940年结婚,迪奇在他的协助下首次编辑了一组照片,并在1941年成功地把第一篇照片文章卖给了《Look》杂誌。同年,美国宣布参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开启了她作为战地记者的旅程。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当时大多数编辑并不会派女性记者前往战场前线报导军事冲突,而她自告奋勇说服海军允许她前往太平洋战场前线,并报导了致命的硫磺岛战役和沖绳岛战役。随后几年,她深入古巴丛林里跟随在卡斯楚(Fidel Castro)身边;偷渡到阿尔及利亚报导叛军的立场;多次带着降落伞跳进韩国、越南、多明尼加等危险的冲突地带。

  1956年,她在匈牙利被监禁了两个月,机警的她把微型摄影机装在手套里,在前往审讯的路上将其扔出窗外,成功逃过可能面临的刑罚。多年来她不断在日本、印度、约旦、伊朗、伊拉克、古巴、阿尔及利亚,多明尼加、黎巴嫩、韩国、寮国和越南等地奔波,用镜头捕捉战场前线的景象。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然而,她在工作中仍面对强烈的性别歧视,当时很少有女性能前往战场前线,她经常得面临官僚刁难的高傲态度、无礼轻蔑的口气,或是遭到旁人的敌视。例如在沖绳岛战役期间,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军就曾兇狠地对她骂道:「叫那个天杀的娘们滚出这里!」而基地通常还会以缺乏卫浴设施为藉口,拒绝让女性记者进入基地,她则回应说:「这一点都不困扰我,我的任务是报导战争。」

  但或许更悲惨的是她在个人生活方面所忍受的性别歧视。她的丈夫东尼也是一名摄影师,虽然他们经常合作,但两人发现彼此也经常会竞争同一个工作。因此在事业上,迪奇努力尝试让自己不要赚得比丈夫更多,以保护他的自尊心。根据1992年的传记指出,迪奇曾说:「我从来不会去争取我认为东尼可能会想要的工作机会,并告诉自己赚得比东尼多不太体贴。」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1953年,迪奇与丈夫回到纽约的不久后,她便发现丈夫外遇。最终两人分道扬镳,无论是在个人生活还是专业工作上。离婚后,她多次被问及该如何平衡婚姻和工作,她这样说:「电视採访者和听讲座的人好几次问了我同样的婚姻问题:『女性可以既是国外记者又是妻子吗?』我的回答是:『永远不能在同个时间进行。』」

  1965年11月4日,迪奇在越南茱莱随海军陆战队队员巡逻时踩到地雷殉职,《美联社》摄影师亨利‧休特(Henri Huet)拍下了海军随军牧师来到她的身旁,为其进行安息仪式的最后身影。一天后,海军陆战队司令华勒斯‧格林尼(Wallace M. Greene Jr.)致哀说道:「她是我们的一员,而我们思念她。」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第一位殉职的美国女性战地记者,及她一生对抗歧视的奋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