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区 >叶新田强调未做违章事‧“若有人硬来最后恐闹上庭” >

叶新田强调未做违章事‧“若有人硬来最后恐闹上庭”

2020-06-24
阅读指数:966
叶新田强调未做违章事‧“若有人硬来最后恐闹上庭”(芙蓉14日讯)董总主席叶新田说,对于有数个州董联会致函提出把“解散第廿九届董总中委会”及“召开特大重选新届中委会”议案纳入会议,他认为这需要时间听取法律意见及考虑,但他还未考虑好就遭人谴责,让他觉得这形同语言暴力。他强调,他是不会作出违章的事情,如果有人硬来或搞三搞四,照这样的情况,难以避免的是对簿公堂。询及财政部长宣布独中的统考费用会徵收消费税,叶新田说,对于此问题仍在商讨中,会找有关部门要求豁免。叶新田是于週日在芙蓉出席森美兰华校董事联合会所办的“华教课题汇报会”后,针对记者的发问,如是回应。叶新田在汇报会上,感谢华教同道对他的信任及委託,华教工作历程让他清楚了解大马华教的波澜壮阔及崎岖艰辛,也深深知道坚守原则及真理的重要。坚守原则讲真话“但讲事实、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及得罪一些人,但为了守护华教及董总这片阵地,我们必须坚守原则及讲真话。”他在会上也解释关中统考课题、127特大、倒邹及总辞声浪的来龙去脉,他抨击一些人经常在报章进行语言暴力,动辄就谴责他与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的偏激行为。“任何团体若真正关心及爱护董总,我建议我们可以对话及交流,只要你有诚意,我随时可以坐下来或公开辩论。但动不动就要罢免这个人,又叫嚣要谁下台,这不是中华文化传统,也不是华教工作者应有的态度。”他欢迎大家提出建设性意见及批评,只要有团体发出邀请,他很乐意亲自上门与该团体沟通、对话及交流,这样才是面对问题之态度,才真正有利于华教发展及团结。剖析董总当前处境森州董联会举办的“华教课题汇报会”从週日中午12时30分开始一直进行至下午4时30分,汇报会获得逾360人参与,共有4名主讲人,分别是叶新田、邹寿汉、彭茂燊及庄智雅,他们除了讲解董总风波来龙去脉,也剖析董总当前处境。汇报会进入问答环节时,有不少参与者发出提问,都获得主讲人一一给予解答。不过,在问答环节接近尾声时,有3名参与者的提问却为场面掀起火药味,巧合的是3人皆是森美兰中华大会堂成员,即森华堂法律顾问黄觥发、总务赖善习及青年团副团长梁丹亮。其中梁丹亮及赖善习在提问时,更一度被其他参与者发出嘘声,较后主持人张金祥进行协调才平息火爆场面。汇报会落幕前,张金祥代董总在会上寻求大家达致一项共识,即13州董联会抛下成见和个人恩怨,回归叶新田及邹寿汉领导之下的中央委员会,完成未完成计划下的工作直至届满。邹寿汉不解为何遭罢免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声称,他不清楚犯了什幺滔天大罪,以致改革派列出18个理由欲罢免他。他说,如果他真的犯了重大过错,那幺为何过去11年来,没人出声呢?“其中一项理由竟然指我在会上只会摇头和点头是罪过,这是非常‘罕见’的指责。”他指出,之前,董总没有纠纷,合作关係良好,但在这之后,董总成员却突然“变脸”,令他百思不解。(BPK)彭茂燊:攻击叶邹须拿出证据大马社会爱心基金会主席丹斯里彭茂燊说,许多人抨击董总主席叶新田及署理主席邹寿汉,但这些人如果要进行攻击,就必须拿出证据。他建议叶邹二人可以保留法律追究权,去起诉这些人诽谤或煽动。“在董总风波中,董总秘书长傅振荃要求主席叶新田若要发言,必须经过他批准,我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的笑话。“任何组织要讲话必须通过秘书长,你以为是共产党吗?总秘书长是负责组织内部工作,没有理由组织的人要讲话必须通过他批准,这叫霸道。”他认为,傅振荃不能再留在董总,再留是帮不了忙,任何组织都必须依照章程行事,否则是无法处理事情。此外,彭茂燊说,华总会长兼关中董事长丹斯里方天兴在关丹是一名具有影响力的人,他希望能亲自到关丹拜访对方,同时希望对方通过本身的影响力,可以号召1000人出席,大家平心静气交流,因为关中事件继续吵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他也抨击首相署部长拿督魏家祥在报章上指无权、没意愿调解及不能干预任何社团,他认为,对方必须纠正言论。庄智雅:罢免叶邹属越权民众华小董事长拿督斯里庄智雅说,“改革派”企图通过特大罢免叶邹,但章程里没有一个条例可以开除理事,这样的做法是越权,如果走到打官司这一步,他已经找了至少3位印裔律师,準备为叶邹提供法律援助。“董总今天所面对的危机,导因是关中事件及百万签名运动反对大蓝图所引起。”他说,董总召开127特大时,已经选择必须允许关中考统考,不需要等待独中工委会宣布,因为工委会的结果是很明确的,一定是支持关中考统考,但是他希望大家不要忘记,统考是受到1996年教育法令约束。他指出,在1996年教育法令,国内60间独中是永远注册及无需每年更新执照,而统考是内部考试,若不根据法令,就会像国中或国民型中学参加统考,是违反法令的。他说,关中是“私立国中”,所规定的考试是政府考试,这是非常清楚的,但是问题在于关中的董事会下不了台,因为他们拿的不是一所独中,在1996年教育法令里面已经没有独立中学。“教育部有长远的目标,要看到关中及华社依照政府的考试制度及教育政策,如果突破了关中,就突破整个华社以后对教育的要求。”他认为,华社可以让60间独中以校区(Bangunan Tambahan)方法来不断扩建校舍,他希望10年里能增加到120间独中,而不是以关丹模式。‧2014.12.14

相关阅读: